钢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重庆力避矿竭城衰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7:36:18 阅读: 来源:钢轨厂家

重庆力避"矿竭城衰"

重庆力避"矿竭城衰"

曾经有许多城市与当地丰富的矿业资源唇亡齿寒,一荣俱荣。如今,矿业资源面临枯竭,这些城市是听天由命,还是穷则思变呢?

据中国矿业联合会今年7月份的最新统计,目前我国进入老年期的矿业城市有54座,其中重庆3座,分别为万盛区、北培区和云阳县。矿业资源,是一个工业城市的经济血脉,尤其对重庆这样一座结构偏重的老工业城市。

而来自重庆市权威部门的数据表明,目前该市约有5000座矿山,从业人员超过20万,产值超过80亿元,占全市工业总产值约9%。在某些局部,矿业资源更是这些地区的经济命脉:万盛区不足12万劳动力,从事采煤及相关行业的有8万人,矿业占GDP的比重高峰时达到95%;奉节县三分之一的财政收入来自煤矿;国家统配大矿(天府、永荣、南桐、中梁山、松藻矿务局)高峰时职工超过10万,几年的分流后,在职职工仍近5万,受影响的家属数量则数倍于此。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已经成为这些矿业城区的现实写照。重庆市煤炭工业局负责人刘祖礼近日发出“盛世危言”:重庆煤炭行业存在严重的“四低”问题,必须从根本上治理,否则矿竭城衰的悲剧就难以避免。贫血之虞:困扰老工业城市

重庆作为工业重镇,煤炭是最主要的能源。目前,重庆市能源消耗仍以煤为主。从以农产品为主要原料的农业经济到以矿业能源为基础的工业经济,煤铁等矿产曾是国民财富的最大来源。然而,经历了半个世纪工业化进程后,重庆这座老工业城市正面临着贫血之虞。

一是资源进入枯竭期。重庆的老矿中,大部分属于采煤业。它们占据了三分之一的矿业产值,其中80%的统配大矿已经进入“老年期”——除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发掘的松藻煤矿还处于壮年外,其余大部分已有半个世纪的寿命,天府煤矿则已是百年老矿,乐观估计,它们还能有20~30的开采年限。

二是矿区进入衰落期。重庆有相当多的矿山是贫矿:矿石品位低,冶炼成本高;煤质含硫量高,煤层薄,开采制约因素多等等。计划时代由于重庆重工业的战略定位和交通不便,矛盾被掩盖,而今,其比较成本的劣势毕现,衰落成为必然。

阵痛是难免的,也是持久的。在经济转轨时期,全国50余座资源面临衰竭的矿城中,440余座矿山即将闭坑,涉及300万职工下岗,1000万职工和家属的生活将受到影响,四矿(矿业、矿山、矿工、矿城)问题和“三农”问题一样,让人揪心。

重庆市煤炭工业局负责人刘祖礼认为,重庆煤炭行业产业集中化程度低,目前全市有各类煤矿1400多个,年产煤2500万吨左右。其中,原五大国有重点煤矿(即松藻、南桐、天府、永荣、中梁山)年总产量大致在800万吨到900万吨左右,不超过全市总产量40%,1400多个地方中小煤矿却占总产量的60%还多。

再就是重庆煤炭业技术和装备水平低,重庆市煤矿属较典型的南方煤矿,煤层薄,地质破碎,瓦斯含量高。更为严峻的是,大量小煤矿技术和装备水平低,设施简陋,从业人员素质低,文盲和初中以下文化程度的人占了矿工的多数。在永荣煤矿四周密布着许多小煤矿,掏个洞就让矿工爬进爬出进行原始手工作业的为数不少。小煤矿令人忧,大煤矿也难言喜。据了解,目前该市国有大矿生产设备老化、监测监控系统不健全现象非常普遍,前苏联50年前生产的风机仍是一些国有大矿的“主力”设备。

三是重庆煤炭业产品附加值和科技含量低,该市多数煤矿只能生产和销售原煤,全市煤炭洗选率尚不到10%。在煤层气开发利用方面,除原五大国有重点煤矿实现矿区用气自给甚至少量供给周边地区外,每年本市煤矿所产生的2亿立方米的煤层气,大部分都被白白排放了。至于煤化工、煤炭液化等,进展尚不好提及。

四是重庆煤炭业安全生产水平低,去年,该市400余名煤矿工人因安全事故成了亡魂,死亡人数之多在全市仅次于交通行业。有关人士认为,近年来重庆市煤矿之所以成为安全生产事故多发行业,就在于安全生产水平太低和安全设备欠账太多。据估算,重庆市仅五大重点煤矿的安全生产设备,欠账就高达2亿元!煤都涅槃:黑色向绿色转移

重庆万盛区的前身是南桐矿区,成立于1957年,是典型的因矿而设的城市。高峰时期,近七成的劳动力从事着采煤及相关行业,GDP的95%来自煤炭行业,被称为重庆的“煤都”。如今,它面临的窘境非常现实:其煤炭资源仅够开采20年左右。为避免矿竭城衰的悲剧,区政府选择了第三产业尤其是旅游业作为它的接续产业,这已成了万盛人现实的行动。

2002年12月23日,南铜矿务局东林煤矿成功进行整体拍卖,其所有资产被重庆渝联煤炭销售公司以1990万元的价格获得,此次拍卖亦是全国首例煤矿整体拍卖。为什么东林煤矿要进行破产拍卖?南桐矿务局企管处处长、高级经济师杨性斌一句话回答记者:“因为整个矿区的煤炭资源正走向枯竭。”

杨性斌告诉记者,万盛的煤炭资源还能开采20年左右,但这只是理论的估计。南桐矿务局近10年的煤炭产量,一直呈下降趋势。1996年曾达到历史最高水平,年产260万吨。到1999年,年产量只有210万吨。去年受灾后停产,投入近8000万元资金救灾,产煤量在120万吨左右。今年恢复生产后,计划产量是165万吨。“今后10年,我们的目标是稳定在年产180万吨左右。”

据杨性斌介绍,对矿区半个多世纪的开采,矿井的深度不断刷新,最深的矿井南桐矿已到海拔-450米,绝对深度近800米,其余矿井深度也超过300多米。现在正在规划南桐矿下一步挖掘到海拔-750米。各矿的采煤面不断延伸,导致的结果是各矿井相互连通,这是该矿区的一大特点。其隐藏的危害是,一旦发生灾害事故,将一损俱损。如去年的特大漏水事故,一下淹了4个矿井!

据记者了解,继东林煤矿实施破产后,南桐煤矿的债转股重组方案已上报审批。“重组准备工作已做了两年时间,如果一切顺利,新的南桐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10月将挂牌,”杨性斌称。矿业集团的在岗职工将从过去的近3万人减至1万人左右,担负供水、供电、供气以及学校、幼儿园、居委会等社会职能部门从集团剥离。未来10到20年,矿业集团发展目标是建设“一个基地,三大支柱产业”,“一个基地”是煤炭基地,“三大支柱产业”是发展煤电一体化的电力产业、依托矿石资源的建材产业、盘活现有资产提升技术档次的机械制造业。

万盛区分管旅游和农业的区委副书记蒋建国日前告诉记者,过去的南桐是“企业办社会”的典型模式,除了煤矿,还有5家三线国防厂,条块分割的管理体制,企业与城镇就是“两张皮”,城市功能很差。要实现区域经济跨越式发展,他们意识到助推的不是工业化,而是依靠第三产业特别是旅游业的带动。1994年,万盛区被批准为重庆首家旅游经济试验区。至今,万盛旅游已基本形成了五大品牌,即黑山谷、石林、铜鼓滩、九锅箐、樱花温泉。蒋书记说,旅游带动战略的实施,有效地带动了万盛的工业、农业等各项产业,成功地实现了由地下向地面的转移、由黑色向绿色的转移,极大地推动了对外开放和基础设施建设。在全国转型试点的煤城中,万盛是惟一选择旅游为突破点的。

“现在,煤炭业占地区GDP的比重已从原来的95%,下降到去年的30%。”蒋书记说,万盛发展的两大目标是建成旅游强区和工业重镇,旅游是特色,工业是支撑。现已规划一座30万千瓦火电厂,年耗煤约50万吨,建成重庆的二次能源转换供给基地;已引进福耀玻璃、隆鑫镁合金、上海杰事杰新材料等项目,建成新材料加工基地;围绕重庆的“两车”做文章,建设机械制造业基地。计划到2007年,基本实现万盛经济平稳转型,人均GDP达到1200美元。百年天府:阵痛中负重前行

重庆市民耳熟能详的天府煤矿现叫重庆天府矿业有限责任公司,2003年3月由矿业局改制组建。天府煤矿地跨北碚区、合川市两境,现有三汇一矿、三汇三矿、磨心坡矿等生产矿井和地面生产经营管理单位19个,资产3.67亿元,职工1万余人。

早在明末清初,现天府地区就有了开采者的足迹。民国初年,矿区内小煤窑星罗棋布。1928年,矿区建成西南第一条铁路——北川铁路;1933年,民族资本家卢作孚建立天府煤矿股份有限公司,到1945年,天府成为大后方的第一大煤矿。1950年,天府煤矿成立;1979年3月,天府矿务局成立。鼎盛时的天府煤矿由刘家沟矿、杨柳坝矿、磨心坡矿、三汇一矿、三汇三矿等五个分矿组成,百里煤区,南北纵横,职工家属号称10万之众。

靠着计划经济这棵大树,天府煤矿也过了几年不太忧虑的日子。1986年到1992年,年产量曾一度超过了145万吨的规定指标(天府矿设计能力216万吨/年,煤炭部核定190万吨/年),1989年达到180万吨,一线职工月收入最高达到1500元左右。“但也只拿了两个月,后来就再也没有这样的好日子了!”据记者调查,所谓“最好时期的天府煤矿”,当年亏损4700多万元,国家仍补贴了1000多万元。

上百年的开采历史和早期的无序开采,导致了天府矿源的衰竭,最直接的证据是,2000年,天府煤矿的五座分矿中,刘家沟矿和杨柳坝矿因连年亏损,资不抵债,相继宣布破产关闭。

2000年,国家对煤炭行业进行大刀阔斧的调整,天府煤矿由煤炭部下交重庆市煤炭局管理,而重庆市煤炭局自2000年起,每年向其提供亏损补助1000万元至2005年止。“到2005年,亏损补助就一分也没有了。”

面临断奶的矿业公司深感巨大的压力。2000年,天府矿业宣布破产、关闭两个资源枯竭的老矿——杨柳坝矿与刘家沟矿,原两万多员工通过减员增效和下岗分流,现只剩9000余名在册职工。与<

大胸女图片

欧洲美女图片

巨乳的诱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