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4G语音发展如此不给力连2G都笑了VoLTE4GIT之家

发布时间:2020-02-02 23:13:38 阅读: 来源:钢轨厂家

未来用手机打电话是用微信电话本,还是VoLTE?4G已经商用5年,为什么VoLTE没有广泛商用?本期《泰尔观察专栏》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专家通过分析4G运营商部署VoLTE的动因和问题认为,VoLTE商用进程缓慢,固然有技术成熟度方面的原因,更主要的因素是与运营商传统的商业模式存在矛盾。VoLTE的大规模发展取决于运营商转型的成败。

1、作为4G话音终极解决方案,VoLTE发展却严重滞后

全球启动4G商用已5年时间,但大部分国家的4G用户可能没有注意到,他们使用的4G手机只能用4G上网,只要一打电话就会回到3G、2G,因为他们的4G手机是不支持4G话音的,他们的运营商也还不支持4G话音业务。

其实LTE早就支持话音技术,这就是Voice over LTE(VoLTE)。这是一种基于LTE的IP电话技术,虽然在用户看来是话音业务,但除了呼叫建立过程需要额外的处理外,通话过程中的数据包与上网业务的数据包没有差别,这一点和传统的电路域话音未完全不同的。

部署VoLTE后,运营商的网络就可以彻底放弃电路域,变成单纯的分组域网络,实现网络架构的简化,因此VoLTE是运营商全面完成向4G演进的必不可少的一步。但这一4G时代的话音终极解决方案的商用进程,却严重落后于预期。产业界曾一度预计,VoLTE在2012年就会在全球开始大规模部署,但是时至今日,VoLTE的发展速度却和大家的估计大相径庭。

据GSA统计,截止2014年底,全球360家LTE运营商中,只有7个国家的14家运营商提供了VoLTE商用业务。除了韩国3个运营商商用较早,并进行了覆盖全国的商用部署外,美国、日本的5家大型运营商2014年才启动商用,且只是从少数城市开始逐步扩大,其余几家运营商是新加坡、香港、丹麦、罗马尼亚的小型运营商。另有41个国家的66家运营商正在对VoLTE进行试验,但尚未决定启动商用。

为什么一项看上去必选的4G技术,大部分运营商却犹豫不决,迟迟不开始大规模部署呢?

2、运营商部署VoLTE的动因分析

一个运营商部署VoLTE的可能动机包括:

(一)应对OTT和管道化挑战

近年来移动互联网服务商提供的OTT话音类业务给移动运营商造成了巨大的竞争压力。由于此类业务实际上也是一种VoIP业务,人们自然认为VoLTE业务可以弥补运营商的这一缺陷,以应对OTT和管道化的挑战。但是冷静分析,OTT取得的成功更多是“前端免费,后端收费”这一商业模式的成功,其背后的核心竞争力是跨行业的垂直整合能力。而运营商在固有的商业模式下,即使部署了VoLTE这样的4G IP话音业务,在技术上取得了一定优势,也不一定能扭转运营商在市场上的竞争劣势。近几年,部分移动互联网应用商迅速推出了实现简单的VoIP服务,发展快速,例如日本live和我国腾信的微信通话本等,对运营商的VoLTE形成了倒逼。OTT业务的最大优势在于表面上是免费的(当然用户要为所产生的数据流量付费),而运营商VoLTE服务的计费标准难题亟待破解:如果按目前电路域话音的标准计费,则必然在与OTT话音的竞争中处于劣势;而如果按目前OTT的方式计费(即只按上网数据方式收取流量费)则会造成业务利润大幅降低。最近某些大型运营商在其VoLTE试验中,同时测试了上述两种计费方式,就是运营商在VoLTE商业模式上尚未形成清晰思路的证明。

(二)提高话音QoS

VoLTE由于可以改善时延、话音质量等QoS指标,可以提供电路域话音无法实现的高清(HD)话音。但是,大部分用户使用话音业务的要求仅在于信息传递,对高保真话音并没有显著的需求,因此VoLTE在QoS方面的提升尚不能成为推动其快速发展的主要原因。

(三)加速对2G/3G的替代,向4G单一网络演进

部分运营商积极部署VoLTE,是希望尽快将电路域话音用户迁移到VoLTE上,从而可以加速实现4G网络单一网络运营。例如cdma运营商,其3G网络早已不再增强演进,产业链的健壮性也开始下降,相对WCDMA运营商的竞争劣质日趋明显,因此希望通过部署VoLTE,加速其向4G单一网络演进的步伐。而WCDMA运营商由于可以借助HSPA+技术继续提升3G的数据传输能力,产业链也仍有一定的生长空间,一定时间内仍将以WCDMA为基础网络,除了少数追求“技术领先型”的运营商,大部分并不急于向4G单一网络演进。

(四)加速2G/3G频谱重耕,获得低频段的FDD频率

将部分2G、3G话音容量迁移到VoLTE,还可以为运营商腾出部分2G/3G频谱,用于LTE的部署。特别是GSM频谱往往是低频段的FDD频谱,对于急需低频段和FDD频谱资源的运营商,尽快部署VoLTE可以加速2G/3G频谱的重耕进程。

在上面四个需求中,(三)(四)是比较现实、比较明确的,但有这两方面需求的运营商只是少部分。在这两类运营商率先部署了VoLTE并获得成功后,才会对同一市场内的其他运营商形成竞争压力,迫使那些运营商也加速VoLTE的部署。

另外,运营商在部署VoLTE时,仍需解决一系列问题。技术方面的问题包括:运营商间IP通信互操作问题、芯片组和终端的统一规范和解决方案问题和安全问题等;网络建设和产业方面的问题包括:网络覆盖不足问题、核心网IMS改造难度大的问题、终端尚未全面普及的问题等。

3、2015年VoLTE发展预期:在找到能替代传统话音的新商业模式之前,大部分运营商将继续观望

从上面的分析可以判断,2015年仍将只有少数运营商全力推动VoLTE商用:一是基于重耕2G、3G,向4G单一网络演进的运营商;二是总是试图最早部署最先进的技术的“技术领先型”运营商。而大部分运营商仍将以2G、3G电路域话音为基础,对VoLTE停留在小规模试商用阶段,直到受到先行VoLTE运营商的竞争压力,才会开始大规模商用VoLTE。

另外需要指出,从长远来看,VoLTE只是从运营商角度参与4G时代IP话音业务竞争的一种技术,相对OTT话音等并不存在必然的竞争优势,成败取决于用户的选择。类似腾讯“微信电话本”这样的OTT话音业务,可以在2G/3G/4G网络中使用,也可以在Wi-Fi网络中使用,若双方均在Wi-Fi环境下基本可实现免费通话,而有一方在蜂窝网络环境下也需要支付数据流量即可。根据最近的测试表明,微信电话本的MOS值可达到4以上,话音质量完全可以和电路域话音比拟。

因此,大部分运营商在部署“按照普通数据流量计费的VoLTE”这一对自身盈利能力有巨大冲击的业务模式之前,首先要完成商业模式的转型,找到新的能够替代传统话音业务这一最大利润来源(即使按包月分钟包方式计费,也比按数据流量计费利润高)的商业模式。运营商虽然正在探索了“大数据分析”等潜在的盈利方向,但距离形成可靠的利润流还有很大距离。

不过今年2月底,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通过了“网络中立”提案,使美国运营商“向互联网企业分级收费、为自己的转型赢得喘息期”的希望落空,运营商已经被逼迫到了不得不马上变革、绝境求生的边缘。因此,VoLTE是否能获得广泛商用,和移动运营商能否转型成功一样,在一两年内就会揭晓答案。让我们拭目以待。

微信搜索“IT之家”关注抢6s大礼!下载IT之家客户端(戳这里)也可参与评论抽楼层大奖!

美女丝袜诱惑图片

av女忧大全

萌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