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赤子之心春风化雨[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21:17 阅读: 来源:钢轨厂家

母亲不堪家庭暴力毒倒了父亲,备受疼爱的儿子举报、出庭指证了母亲。充满怨恨的母亲减刑出狱后改嫁他乡,拒绝与儿子联系。

六年后,母亲一病不起,为了给母亲治病,儿子倾其所有,四处举债,甚至沿街乞讨……母亲能得救吗?她的怨气能化解吗?

出庭指证母亲入狱,伤心母亲拒认亲子

1981年,年仅22岁的陕西省平利县女子郭地苹得了一种怪病,双臂不停抽筋且不能活动,就诊于无数家医院,都没查出个病因。第二年3月,就在郭地苹倍感绝望时,家住湖北竹山县的李传贵凭借祖传的医术和偏方,一路行医来到了她家。在李传贵的精心配药和亲自护理下,郭地苹神奇康复。

郭地苹对李传贵由感激生爱,两人结为伉俪。婚后,李传贵在平利县城开了一家中草药铺,收入不错。两个儿子相继出生,一家人过着让人羡慕的日子。

然而,几年后,在激烈的商业竞争中,李传贵的药铺生意每况愈下,沉重的家庭负担让李传贵的脾气变得越来越暴戾,动不动就打骂妻子,打得郭地苹身上布满了大小的伤痕。大儿子李欣从11岁起就再也没上过学,每次父母打架,他都带着弟弟李保鹏躲在墙角害怕得要死。

1997年11月中旬,为躲避家庭暴力而外出打工的郭地苹,因放心不下两个儿子又回到了家。可不久,喝了酒的李传贵再次因一点琐事,用绳子把妻子吊起来打。这次的挨打,竟让郭地苹在床上整整躺了近两个星期。疗伤中的她新仇旧恨一齐涌上心头,一个歹念逐渐形成。12月13日下午,郭地苹稍能下地就来到县城桥头买了一包老鼠药,回家后悄悄放进了李传贵最喜欢吃的辣椒酱和菜里。当李欣和弟弟上桌争着要吃时,母亲把他们的筷子挡住说:“别跟你爸抢东西,他干活太累了。”弟弟哭闹不停,郭地苹趁丈夫去厨房盛饭,悄悄对哥俩说:“我在里面下了毒,你们千万不要吃,吃了会死的!”

那一瞬间,李欣忽然感到母亲很可怕,趁其起身后,悄悄地告诉回到桌旁的父亲:“酱菜里有毒!”但李传贵没有信他的话,甚至还骂:“兔崽子,你妈不让你跟老子抢吃的,你就瞎说!”

几分钟后,李传贵浑身抽搐,肚子痛得他直嚎。郭地苹从门缝里看到这一幕后,悄悄地溜走了,最后是李欣叫来邻居,将父亲送到医院抢救。

接到报案,平利县公安局很快就介入了这起毒杀案件。面对警方讯问,郭地苹始终否认丈夫是自己毒杀的。看着父亲躺在医院昏迷不醒,内心矛盾至极的李欣经过反复思考,最终在警方讯问母亲陷入僵局时,主动说出母亲毒杀父亲的事实。1998年4月23日,陕西省平利县人民法院又根据李欣的当庭指证,以故意杀人(未遂)罪判处郭地苹有期徒刑5年。

母亲被判入狱后,父亲经医院抢救虽保住了生命,却始终昏迷不醒。13岁的李欣内心十分愧疚,希望有一天母亲能理解和原谅自己。家没了,他带着年仅8岁的弟弟去投靠亲友,却被赶了出来,只得流浪街头捡废品求生。那个冬天,因弟弟哭着闹着要母亲,李欣只得带着他来到母亲服刑的西安女子监狱外求见母亲。然而,郭地苹这时心中满是怨恨,说什么也不愿见这个儿子。为此,李欣只得带着弟弟每天在监狱周围转悠。后来狱警实在看不下去了,“命令”郭地苹进探监室见两个孩子。母子见面,郭地苹对小儿子很亲热,却面无表情地对李欣说:“我进这里都是因为你,以后你别再来找我!”

见母亲如此怨恨自己,李欣打算带着弟弟在西安火车站附近捡废品为生,等待母亲出狱。然而,没等到那一天,却把弟弟弄丢了。李欣心里异常愧疚,发誓要把弟弟找回来。

2002年1月23日,郭地苹减刑出狱。她没回家,而是隐居到了深山。此时,李欣为找弟弟已经流浪到重庆璧山县一家寺庙里,得知母亲已经出狱了,他决定先找到母亲,取得母亲的谅解,然后一起找弟弟。

然而,茫茫人海,去哪里找母亲呢?2003年3月,李欣的寻亲之路,引起了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和重庆电视台《拍案说法》两个节目组的关注,两个节目组带着李欣,踏上了绵绵千里的寻母之路。

一个月后,李欣在节目组的帮助下,终于查到母亲已在陕西省白河县清水镇一个贫穷而闭塞的小村里安了家。然而,当李欣历经艰辛找到母亲的新家时,却意外发现,母亲不仅跟一个叫罗光明的中年男人结了婚,身边还有了一个孩子。之后他才得知,母亲认为以后老了靠不上他这个儿子,20天前刚从野外捡来一个弃婴。

母亲本来就怨恨李欣,现在又得知他把弟弟也弄丢了,心中怨气更大了,坚决不肯原谅李欣,拒绝和他一起去寻找小儿子。

倔强母亲病来如山倒,大难降临儿子来担当

找不到弟弟,认不了母亲,李欣只得回到老家湖北竹山县,先找了份药品销售的工作,后又去当保安,同时照顾着仍在昏迷中的父亲。他把每月的工资留下一小部分做生活费,其余都给父亲治病。为省钱,他自己硬是学会了针灸,每天早晚两次,按一位老中医的指点,亲自给父亲扎针。功夫不负孝子心,2006年春节前,昏迷多年的父亲终于苏醒了过来,让李欣兴奋不已,他决定等父亲身体复元后一起去找回弟弟。

2009年12月27日,在县城一家建筑公司当保安的李欣,从报纸新闻上看到,一些父母在孩子丢失后,在全国印发寻子扑克找回了孩子,他立即联系上了河南一家专门印制寻亲扑克的公司,准备用全部积蓄印制寻亲扑克,找回弟弟。

然而,两天后的一个傍晚,李欣下班后刚回到公司宿舍,罗光明找到了公司。原来,母亲生病很长时间了,现在连床都起不了。李欣来不及细问,赶紧跟公司请了假,和罗光明连夜赶往陕西。在路上,李欣从罗光明那里得知,母亲出狱后身体一直欠佳,从2008年2月起,身体更是一天比一天虚弱。期间,清贫的罗光明也几次带母亲到县里医院检查,可母亲舍不得花钱,不肯去大医院,那些小医院也一直没查出结果来,只得回家休养。更为不幸的是,当年11月,一场大火将他们住的房子烧得片瓦不留,一家人只得住在村里的公房。罗光明一直想把母亲的病情告诉李欣,每次都被她阻止了。这次,罗光明借口出去找钱治病,这才悄悄跑出来找到李欣的老家。李传贵得知他要找李欣,说什么也不愿告诉他儿子上班的地方,最后还是一个邻居悄悄告诉他的。

其实,长大成人后的李欣对母亲的负罪感也与日俱增,他一直希望有一天,能好好孝敬母亲。现在,机会来了。

然而,当李欣来到郭地苹的病床边时,刚刚还被病痛折磨得直叫唤的她,却从床上硬撑着坐了起来,强忍住疼痛说:“谁让你来的?这里有你什么事?你快走吧!”随即又转过头去,呵斥罗光明说:“你没钱不要紧,我也没责怪你,犯不着去乞求别人来这可怜我嘛。”

面对母亲的不“领情”,李欣心痛不已,他知道母亲仍没原谅自己。考虑到母亲这样的情绪会加重病情,他赶紧退出了母亲的房间,和罗光明悄悄商量如何为母亲治疗。

然而,他们的谈话,还是让躺在床上的郭地苹听见了。下不了床,她在里屋哭闹着,要罗光明让李欣赶紧离开。不得已,李欣只得悄悄留下6000元钱,让罗光明带母亲到县里的大医院做全面的检查,进行针对性治疗。可李欣回到湖北竹山的公司上班才两天,就接到罗光明打来的电话,称他母亲不肯去医院,一直疼痛难忍、高烧不退,脸色也发紫。

李欣赶紧又向公司请了假,匆匆赶过去,和罗光明把几近昏迷的母亲送到了白河县医院检查,被初步诊断为有子宫肌瘤和心脏病症状。条件有限的医院只开了一些药,并配合常规的输液治疗。由于家里还有一个孩子,罗光明等把郭地苹安顿好后,就急急赶回家去。李欣只得向公司续请了一个月的长假,留在医院照顾母亲。

这一个多月下来,李欣花去了一万多元,母亲的病却仍不见好转。一天,李欣乘母亲睡着后,悄悄收起母亲换下的衣服,端到楼下的盥洗间去洗。因走得匆忙,把手机落在了母亲的病床边。刚离开没多久,他的手机就一直响个不停。郭地苹被铃声吵醒,顺便接起电话,是李欣的公司打来的,限他两天内赶紧回去上班,否则就算自动离职。

其实,李欣的公司此前已经多次来电话催他回去上班了,但郭地苹自从被儿子举报入狱后,一直认为这个儿子靠不住,每次电话来,她都认为李欣肯定坚持不了两天就得离开自己。现在,郭地苹亲自接到这样的电话,从对方强硬的语气中,她才知道儿子在自己和工作之间选择有多难。尽管如此,儿子还是选择了留在自己身边,寸步不离地照顾自己,郭地苹不由得流下了愧疚的泪水……

“妈,你哪里又不舒服了?我给你叫医生去。”李欣把洗了的衣服晾晒好回到病房,看见母亲躺在那里流眼泪,转身要往医生办公室跑。

“孩子,我没事。你赶紧回去上班吧!刚才你们公司来电话了,再不回去就算自动离职。”自从儿子举报自己到现在,郭地苹第一次跟儿子说了这么多话,“要是因为我,你没了工作,今后该怎么生活,又拿什么去找你弟弟啊?”

李欣走到病床边,扶正了母亲头下的枕头说:“妈,这些年你受苦太多了,我却没能好好照顾你。工作没了,再找就是;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到时候把弟弟找回来,他怎会原谅我呢?”为了救治病重的母亲,李欣只好把工作辞了。

举报救治皆是爱,拳拳孝心润化了母怨

李欣决定把母亲带到湖北去治疗,毕竟那里有亲友和要好的同事,困难时可以帮助他。他把这个想法告诉了罗光明,罗光明说只要对他妈好,让他自己做主就是。然而,当他打电话给父亲及其他家人时,大家都表示反对:“先别说给她治病要花多少钱,像这样杀夫的歹毒女人,留在世上还不是继续危害社会?”

而郭地苹得知儿子要带自己回那个伤心之地,重新勾起了她对前夫的怨恨,加上她不愿意回湖北“丢人现眼”,所以也拒绝了儿子的好意。

李欣见一时无法说服母亲,只得请罗光明出面劝说。2010年2月,终于做通了母亲的工作。考虑到父母见面对双方都不好,李欣直接把母亲送到了十堰市太和医院。

医生给母亲做了一次全面检查,被确诊患了子宫肌瘤、严重的心脏病和慢性肾炎。由于郭地苹的身体十分虚弱,医院只得为她安排几个疗程的药物治疗,先控制她的病情。

昂贵的治疗费用很快就将李欣为找弟弟存下的钱花得所剩无几。为了省钱,他和母亲只得在医院附近租了一间小房子住下,治疗时才去医院。为了母亲后续的治疗费用,李欣随后到一家货运公司做起了搬运工,晚上又到一家小宾馆兼职做保安。尽管如此,第二个疗程做到一半时,李欣就没钱了。他只得向几个在十堰跑药品推销的朋友借了一万多元,让母亲把剩下的疗程做完。等郭地苹的病情终于被控制住了,李欣手头上的钱也已花光。

儿子的孝心和艰辛,总算彻底感化了郭地苹。为了省钱,母子俩回到出租屋后,一天吃两顿饭,早上用电饭煲煮点面糊,晚上煮点玉米面,炒点黄豆。这令郭地苹经常难以入眠,自责拖累了儿子,她对李欣说:“你天天为我操心,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李欣听了失声痛哭:“妈,就算我乞讨也要带着你,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的病治好,只要你肯原谅我就行。”郭地苹眼泪夺眶而出:“儿啊,野鸡打得满天飞,家鸡打得团团转,你到底是我亲生儿子啊,我怎么可能还恨你呢?这世上还是你对我最好。”

母子俩的情感终于恢复如初。李欣憧憬着,等母亲病好了,就好好挣些钱,把弟弟找回来,一家人真正团聚在一起。然而,事与愿违,不久,母亲的身体状况再次急转直下。

这时,李欣的父亲打来电话,问他好长时间没回去到底在做什么,末了,还千叮咛万嘱咐:“可别去摊上你妈的事,那可是个无底洞。她现在找了别的男人,那男人就该对她负责。”

来不及去想父亲的话,李欣一边从医院拿些药回来给母亲,控制病情,一边四处筹钱。好不容易,他才从以前在竹山做保安的几个同事那借到了2000元钱,急忙找到当地一家肿瘤医院,希望先给母亲做手术,剩下的钱他再去筹。然而,面对区区两千元,该院领导只答应做好病情控制治疗,要求筹齐了钱才做手术。郭地苹看到这一幕,对自己的病情感到绝望。为了不拖累儿子,她要求放弃治疗。

2010年8月,求助无门的李欣只好举着求救的牌子,跪乞在重庆街头,很快引来许多人的围观。不少人曾从中央电视台等媒体上看到过关于李欣的报道,纷纷伸出了援助之手。一天下来,李欣虽然能够讨来几十元钱,但这对于给母亲治病来说,无疑是杯水车薪。

一个月后,万般无奈之下,李欣背着父亲,悄悄地回到竹山县老家,一一找到那边的亲戚,但没有一个人愿意借钱给他,还一致埋怨他:“你不去把你弟弟找回来,把钱全花在她身上干啥?还嫌她害你家不惨啊?”

幸好,先前一致对李欣举报母亲进监狱很有意见的舅舅和大姨妈打来电话,都拿出家里仅有的积蓄,各借了2万元给他。李欣曾经做搬运工的货运公司老板借给他8000元;小宾馆的员工为他捐了3200元;就连李欣经常为其送货的小老板,也拿出500元给他,说以后有钱就还,没钱不用放在心上,治病救母要紧。

2010年国庆后,拿着借来的7万多元钱,李欣带着母亲来到了重庆西南医院。为了省钱,他们仍没有住院,还是在医院外租了个很小的房间,每天去医院接受治疗。安顿好母亲后,李欣到天星桥转盘一家叫“浩坤房产”的房屋中介找了份工作,补贴生活费用。女老板欧小晏感动于他的孝心,特允许他每天把母亲送去医院后再来上班,还可在母亲结束治疗后,随时去接母亲,工资一分不扣。

2010年12月中旬,郭地苹为治疗子宫肌瘤接受了全子宫切除手术。半个月后,她回到该院肿瘤科复查,被告知术后恢复得非常不错。随后,医院考虑到郭地苹的实际情况,让她每个星期到医院输液并配合药物治疗,先控制好她的慢性肾炎,再考虑做心脏搭桥手术。

2011年4月底,郭地苹一周要去医院做三次治疗,慢性肾炎已经得到了有效控制。这时,李欣已经为母亲的病花了近10万元,其中大部分钱是借来的。现在他手里剩下的钱根本不够母亲做心脏搭桥手术,他不得不开始一边打工,一边想办法筹钱了。

工余时间,李欣走上街头,用当年流浪时学到的拙劣魔术表演挣些钱,希望早日筹够给母亲做手术的费用。儿子的不懈努力,让郭地苹很是感动,她和李欣商量,等她做完心脏手术后,母子俩就一起去找回失散多年的小儿子李保鹏。到那时,他们一家好好地团聚在一起,重新开始生活。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