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为空巢的他们编张安全网

发布时间:2021-01-11 16:32:55 阅读: 来源:钢轨厂家

为“空巢”的他们编张安全网

本报记者张驰 编者按: 这个夏天动辄40°C的高温,让很多老人直喊吃不消。 目前,本市80岁以上高龄老人为67万,占户籍人口的4.7%。从现有养老机构床位数量看,八成以上高龄老人仍需留在家中养老。而其中一部分处于独居状态的老人,在高温天的健康状况,令人担忧。如何让老人们“居而不独”,防范中暑、猝死等突发风险?记者采访了多名基层干部和社区居民,听一听他们的心声。 记者随访 居委干部坦承“压力大” 百年难遇的高温天,让老龄工作这根弦绷得很紧。 “我们现在承受的压力很大。”一位街道干部表示,下属32个居委会,有近5000名各类空巢老人,80岁以上的老人有8000多人。街道为此设立了专门的2名话务员和19名关爱员,如果一位话务员每天打80个电话、一位关爱员每天拜访4户人家的话,这样的工作强度,也只能保证在一个月内与2400名独居老人通上话,帮他们做点家务事。 这还不是最头疼的,最头疼的是那些“敲不开的门”。某居委会主任告诉记者:有位老伯,大女儿和二女儿在国外,小女儿在上海工作,老伴和小女儿住一起,他自己独自居住已好几年。老人脾气倔强,不肯接受护工服务,不愿去养老院,也没有安装“安康通”,三室一厅的房子里堆满了捡来的垃圾。居委会曾组织人员上门清理,被老人拒绝。劝他天热多开开电扇,他说自己搭块毛巾擦擦汗就可以了。“我们打电话去都有顾虑,因为老人抱怨我们打得太勤。” 记者采访的另一位居委干部也叹起苦经,他们小区的一位独居老人,曾是一名高级工程师。他在自家门前装了个摄像头,有人来敲门,他先通过摄像头看看清楚。遇到居委会工作人员或者社区关爱员,就怎么也不开门。老人说:“不来骚扰就是对我最好的关心”。 显然,要解决这些难点,光指望居委干部“常上门看看”,是不现实的。 各方声音 特殊人群务必重点对待 静安区为老服务分中心负责人虞绮雯 居委干部们的感受,我们很能理解。我们这里也有类似的情况,一位老人喜欢把垃圾捡回家,还一直拒绝我们上门服务,也不肯去养老院。这样的老人不是个案。 对此,我们只能通过街道三级养老网络,相互通气,对这样的特殊人群重点对待,比如两次电话不接,或者上门不在,就要跟居委沟通,让他们去看看。还有的老人要委托家政服务员天天上门去看,对方不配合也要去看,且一定要坚持,以免发生意外无人知晓。 还有,对这些老人也要有经济上的支持。我们这里有一位90多岁的老人,乐龄家园已经不能去了,只能居家养老。但老人每月低保只有500多元,电扇都舍不得开,何况是空调。近期上海出台了对城乡低保家庭一次性高温补贴200元的政策,我觉得这个措施很好,对特殊人群,应该作为一项制度持续下去。 公益项目期待平台支持 虹口区“老伙伴”项目负责人许乾 虹口区从去年启动“老伙伴”项目,今年已经是第二年。我们把低龄老人组成社区志愿者,与高龄老人相互结对,上门探望,确实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但开展活动以来,我们也面临着一些困难和困惑。比如很多独居老人,生了小毛小病不愿声张,也缺少途径了解正确的医疗养生知识,于是,我们就请一些专家教授来培训社区志愿者,让他们把正确的知识传递给老人。但专家都是靠我们仅有的关系去找的,资源有限。特别优秀的专家,我们根本付不起出场费。我们很希望有一个全市范围内的、资质更高的平台,帮助培训志愿者,除了能提高他们的服务技能和知识水平,而且等他们自己成了高龄老人以后,也能防患于未然。 除此之外,经费实在是太紧张了。这种通过招投标平台获得的公益性项目,要缴纳5.65%的税费。一个10万元的项目,税就要交5000多,在项目立项的时候,就要特别留出这块,如果这笔钱能用在志愿者身上,该多好?期待以后能有所改进。 重视对老人的心理辅导 黄浦区居民徐女士 说句实话,如果独居老人愿意配合的话,照顾他们相对来说还容易一些,麻烦的是不配合的老人。 以前照顾我母亲的一位社工就说过,她照顾的独居老人中,有些脾气怪得很,她上门服务,要么干脆拒绝,要么把她当佣人使唤,甚至像防贼一样冷眼相待。每次上门后,都需要老人填一份反馈表,有些老人填的内容让她非常委屈。长期这样,就陷入了恶性循环的怪圈。 我觉得,目前对老人的心理辅导、特别是长期心理建设的重视程度还不够。在老人年纪比较轻、身体比较好的时候,就应该有一些专业的心理辅导介入,而且这种介入千万不能是走过场的,让他们年纪大了以后能以良好的心态接受社会的服务和帮助。 建立相应风险防范机制 华东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钟仁耀 我认为,政府部门应将独居老人的健康状况作为一种社会风险来防范,从制度层面建立应对机制,而不是简单依靠基层部门跑断腿。实际上,一些国家已经建立起了老人的护理保障制度,根据老人的不同情况,通过制度方式提供不同的服务,既有政府力量,也有市场参与。 制度的建立不是朝夕之力。十年前我国就开始了这方面的探索,可十年后矛盾还在不断扩大。说到底,还是要从制度设计上真正重视起来。这个话一直在讲,但通过我接触下来的情况看,目前的“重视”还是有点问题的,就是给基层发点钱、设立一两个专职人员。相关的制度建设、队伍建设都没有,市场化参与的程度也很低。 另外,就目前的国情而言,完全让政府包办、或推给市场也是不现实的,子女的责任不可忽视,要从主、客观上找原因,甚至有法律的约束,帮助或者督促子女在养老中发挥作用。

定西西部计划考试

甘肃省公务员报名

嘉峪关西部计划考试

甘肃教师资格证考试报名公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