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异地高考困局

发布时间:2020-03-04 14:03:33 阅读: 来源:钢轨厂家

教育部要求的各地于2012年年底公布异地高考政策,但是从实施情况来看却不容乐观,有的省份推迟异地高考施行时间,有的省份则为异地高考设置了准入门槛。

为什么异地高考政策被强烈呼吁而又难以实施?13亿,这个强大的人口基数再一次成为托辞和挡箭牌。

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去超市里买鸡蛋,在码放整齐的纸质托盘上,同一种类的鸡蛋被有序排列,而如果要将其它的鸡蛋放入托盘中,势必要拿掉原本码放好的鸡蛋。这就是异地高考难以实施的关键所在计划招生的限制和外来人口所增加的招生基数之间的比例失调。

九江市高招办主任熊亚浔认为,异地高考是中国经济社会持续发展的情况下由于人口的流动性变化而产生的新的社会问题。在具体实施的过程中,确实存在两难的选择。

一方面,社会呼唤教育公平,每一个学龄儿童都有公平获得受教育的权利;另一方面,各地方政府又不得不顾及本地考生的利益。一时间,双方难以调和。

被看作是游戏规则破坏者的占海特的诉求显然难以被满足,如果此先例一开,那么无数的占海特必将涌现,那将导致更加混乱的局面。

熊亚浔介绍,九江的异地高考政策,会谨遵江西省出台的相关规定、原则、制度来办理。拥有本地学籍,是先决条件。因为在现行的一纲多本的教育体制下,各省的所学教材和考试大纲都不一样,试卷也是单独命题,外地学生回本地考试显然难以实现。

九江市码头镇长咀村村民何新刚深有感受。

今年35岁的何新刚在打工界算是老资历了,15岁的他便只身前往深圳打工,在富士康公司里做保安,如今作为富士康公司保安队长的何新刚经过20年的打拼,终于在深圳按揭了一套房子,但这并不代表他和他的两个孩子就是深圳市民。由于担心孩子不能在深圳参加中考、高考,又怕到时候回到九江考试时孩子不适应,他选择了早做准备。去年,他便把12岁的女儿和6岁的儿子送回老家,在瑞昌租了一间房间,让自己的父母照顾两个孩子学习与生活。没有办法,虽然很不舍得和孩子分开,但为了他们的教育和未来,我只能做出这样的选择。何新刚无奈地说到。

教育公平背后的无奈

不是我不愿意去(江西),也不是我不敢去。老家没有一位同学,没关系,可以从零开始;老家的教材和考试科目(与上海)不同,没关系,可以慢慢赶上;老家没有可靠的监护人,没关系,这样反而更加自由;老家的老师要求更严,没关系,我不怕!我之所以没有回去是因为不想妥协。占海特说。

众所周知,中国的中、高考是目前相对公平的升学方式,是许多寒门学子扭转命运的仅有机会,可是这种方式真的那么公平吗?

先来看一组数据:安徽,每7826名考生中只有一个人能上北大,而北京的每190名考生中就有一个人可以上北大,这样算下来,北京学生可以考取北大的几率是安徽考生的41倍,是广东考生37.5倍,是河南考生的28倍。无独有偶,上海考生进复旦的机会是全国平均的53倍,是山东考生的274倍,是内蒙古考生的288倍。

从这组数据上看,北京大学几乎就是为北京人办的大学,复旦也就成了上海人的复旦。虽然都是高考,但是在不同的地方高考升学的难易程度是不一样的。那些想通过高考改变命运的孩子们只能另辟蹊径。

于是高考移民这种特殊现象在现行教育体制下被催生,无数内陆地区的家长千方百计将孩子的户籍转入分数线更低、录取率更高的城市。而由此引发的本地与外地考生家长的争执甚至是肢体冲突,在每年的招生考试前夕频繁上演。

毫无疑问,在优质教育资源稀缺,严重分配不均的背景下,本地人和外地人争取教育资源的博弈还将持续,而那些有责任、有担当、有良心的人们,会站在弱势群体一边。

户籍制度是否画地为牢?

对占海特来说,老家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她出生在珠海,其名字就是取自于珠海特区的中间二字。她一直将珠海视为自己的第一故乡。但在珠海她同样不能参加中考。真正能够让她参加中考的地方在九江。

在中国,户籍制度下本地人与外地人之间暗藏的相互不满,本来就只是薄薄的一层窗户纸,经占海特的大声呼喊,对立与争夺情绪顿时明晃晃地展露出来。有人甚至直接指出,户籍制度从某种程度上而言是画地为牢。

户籍制度的核心是户口的登记统计制度,也就是以国家行政手段收集、确认、提供本国住户居民基本生活信息,为个人、群体、国家、社会服务。因此,户籍制度本身不是一种歧视,所谓歧视主要体现在附着在户籍制度上的人口迁徙行政调控制度,而这种制度本身就是计划经济强加给户籍制度的不适当的任务。因此,要解决相关的不公平,只抓住户籍制度而不抓住滥用户口对公民进行差别管理的各种相关制度,无异于缘木求鱼。

南方是我的第一故乡,上海是第二故乡,江西是我的祖籍地和父母的故乡。非洲是全人类共同的故乡。占海特以这样的方式对户籍的问题进行调侃,也现象出她独特而又强烈的公民意识。

有学者认为,目前的户籍制度,牵扯到住房、教育、医疗等方方面面的潜在利益,但最棘手的莫过负载于户籍之上的教育特权,它从根本上掐住流动儿童的命运咽喉,造就了无数前途渺茫心生怨怼的下一代;而在这数千万流动儿童的背后,又有更多地移民二代被迫回到家乡,成为失去父母亲情呵护、身心和学业受损的留守儿童。

记者 高明磊 倪晓锋

长春工服制做

枣庄防静电工作服订做

潍坊工作服订制

相关阅读